<dd id="ou48m"><strong id="ou48m"></strong></dd>
  • RSS訂閱 | 高級搜索 | 收藏本站
    默認搜索       熱門:   京劇   豫劇   越劇   黃梅戲   二人轉
    當前位置:戲劇網>黃梅戲> 正文
    • 黃梅戲《半個月亮》觀感

    • 作者:小越軒說戲人 2013-09-21 08:12 字體:[ ]

    “半個月亮”,總給人以無盡遐思,在抗戰那段歲月里,多少家庭男子外出參軍,女子在家料理家事,一旦男子為國捐軀,一個家庭就此破損,他們心中的月亮就永遠不會圓。而黃梅戲《半個月亮》中所講述的皖南唐村,正是這樣一個村落,她保留了很多皖南民俗遺跡,風景如畫,村子里幾乎所有的男子都去參軍了,余下的男人只有年邁的族長,和又傻又憨的唐二寶。除了他們,其余的都是女人。女人們守護著家園,她們能歌善舞,一段鳳舞氣勢磅礴,在她們的載歌載舞中,我們能看到一個小村落對民族文化的傳承,和村民們對這些文化積淀的摯愛。從族長和女人們的對話中,那份對男人們悠悠的情思隱隱流露出來。終于,男人們回來探親了。整個唐村多了一份生機,多了一份情誼纏綿。今夜話別,明日不知還能不能再見。“半個月亮”寄托著多少牽掛,昭示著抗戰年月中多少家庭的命運。

    黃梅戲《半個月亮》正是以此為切入點,描述了抗戰即將結束時,皖南唐村的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。

    在唐村的眾多女子中,有一個叫蓮花的姑娘,以一副優美的歌喉見長,是村里的“百靈鳥”。她的“送郎歌”不輕易出唇,只有一個人能聽到,這個人就是她的未婚夫——在外從軍的唐子山。一日,村里的男人們回家探親,唐子山也在其中。半個月亮高掛在空中,房內一對情侶卻無法入眠。蓮花把三生石贈與唐子山表述心跡。唐子山想聽“送郎歌”,蓮花便輕啟丹唇唱了起來。“送郎歌”很凄婉,其中充滿了對情郎即將歸去的憂思。蓮花說這首歌只唱給唐子山一個人聽。不見唐子山,絕對不唱這首“送郎歌”。

    據蓮花說,皖南姑娘的“送郎歌”是只唱給心上人聽的。這是愛情矢志不渝的見證。而她,會在心目中默默為山哥哥祈禱,等到他回來,再唱“送郎歌”。和山哥哥一樣想聽“送郎歌”的人,有唐二寶。唐二寶想這首歌想得如癡如醉。在蓮花和唐子山的話別之夜,他偷聽了“送郎歌”之后興奮不已。無意中遭遇前來唐村小憩的日軍。大佐渡邊從唐二寶這里聽說了蓮花和“送郎歌”的故事,于是他也很想聽這首歌。

    渡邊為什么想聽“送郎歌”呢?是出于對皖南女子和這首歌的好奇嗎?其實不是。他的妻子千惠遭遇原子彈的轟炸喪生,憶及離別之時,千惠也曾為自己唱過“送郎歌”,他想聽聽這首中國的“送郎歌”,來追思自己的亡妻。

    用翻譯官許戈平的話說,想要中國姑娘的生命容易,想要中國姑娘開口唱“送郎歌”很難。渡邊不信,想了很多辦法讓蓮花來唱歌。先是砍傷了族長,把蓮花逼到自己休憩的地方。之后抓來蓮花的小姑嵐兒,讓嵐兒在蠟燭熄滅之前勸說蓮花,讓蓮花開口歌唱。如果蓮花還不開口,就要對嵐兒下手。嵐兒為了保護蓮花,不讓蓮花為難,觸柱而亡。渡邊又以全村人的性命相威脅。此前,他還發動了一場戰役,使蓮花的情郎唐子山喪生。

    唐二寶尋找唐子山,帶回了那串三生石,也帶來了唐子山犧牲的噩耗。獲悉這場戰役是渡邊所為,蓮花悲憤交集,唱起了“送郎歌”。那時的渡邊一面為日本遞交降書而氣惱,一面為蓮花的憤怒情緒所震撼。蓮花說要他聽聽究竟什么是刻骨銘心的愛,而此時的渡邊懼怕了,他不敢聽“送郎歌”。歌聲在凄婉中多了一份高亢,此時唐村的姑娘們鳳舞蹁躚,并以歌和之。在這份昭示著民族魂的大氣磅礴中,渡邊逃了。

    此時的蓮花身著白衣,伴隨著皎潔的半輪明月繼續哀歌,而這半個月亮,永遠不會圓了。唯有這份憂思,在純凈的夜空中漸行漸遠。

    對黃梅戲并不陌生,她是我從小就喜歡聽的劇種。然而,現場觀看黃梅戲,這還是第一次。應該說,籍著梅花獎評選這樣一個機會,能夠欣賞到這樣一臺精致、大氣,又有著一定思路的黃梅戲,我覺得是件十分幸運的事情。

    從舞臺整體效果來看,整個舞臺簡約,大氣,唯美。在渡邊追思千惠時,舞臺上呈現了帶有日本家居特色的布景,這樣的布景顯得真實、細膩,由于是在追憶,所以這部分布景顯得若即若離,亦真亦幻。當嵐兒被勒令在燭滅前勸轉蓮花開口唱歌,蓮花左右為難時,舞臺的后方唐子山帶領傷兵頹然歌唱,他已力不能支。這樣虛實交錯的舞臺構建,使蓮花無助的境地有如雪上加霜,同時昭示著蓮花和唐子山悲劇的愛情結局。

    從線索設置和人物之間的沖突上來看,全劇的線索比較集中,在對人物內心沖突和人物之間沖突的刻畫上,《半個月亮》深入細致,層層遞進。特別是在蓮花被渡邊抓走,逼唱“送郎歌”以后,蓮花矢志不渝,堅若磐石,渡邊步步緊逼,節節敗退,許戈平無時無刻不經歷著內心的撞擊,對蓮花心存惻隱,對自己以往的侵略行為愧悔有加,對渡邊又十分懼怕。在演員們精湛的演繹下,他們的這些心理活動被逼真地再現出來。蓮花在和渡邊的交鋒中,毫不退讓,層層剝離著渡邊堅硬的外殼,直到最后渡邊說出他想聽“送郎歌”的緣由。在和許戈平的對話中,蓮花亦是如此,這樣犀利的言辭讓許戈平不但逐步反思自己日前的所作所為,對渡邊的看法也產生了轉變,盡管表面惟命是從,在言辭中卻多了些質疑和諷刺。嵐兒的死、唐子山的死成為這場“送郎歌”沖突的兩個轉折點。嵐兒的死讓渡邊感受到了原來弱不禁風的中國女子,在內質中是如此剛烈。此后的渡邊思緒輾轉,越加想聽聽這首讓皖南姑娘金口難開的“送郎歌”。他越是聽不到“送郎歌”,就越是想念逝去的千惠。追憶中的千惠在落淚,他的心碎了。盡管他已經獲悉日本戰敗,但是他依然不甘心。他發動戰役讓唐子山戰死,還以全村百姓性命相威脅,妄圖用一場屠殺來逼迫蓮花演唱“送郎歌”。唐子山的死,讓蓮花的內心沖突達到了頂點,她終于決定唱“送郎歌”,送自己的心上人最后一程。全劇的情緒氛圍至此達到頂峰。這期間人物的情感交鋒十分激烈,言辭也顯得犀利和鞭辟入里。不難看出,全劇的思想內核,在這部分被逐層展示出來。那就是,“送郎歌”不僅是一首情歌,它還象征著忠貞的愛情,昭示著浩然的民族氣節。

    在人物塑造和對人物內心的開掘上,《半個月亮》是下足了功夫的。當然,這些離不開演員過硬的綜合素質,和他們對人物的理解、演繹。

    蓮花的飾演者,是本次梅花獎評選的參賽選手——王琴。她的嗓音醇厚、甜美、富于變化,扮相秀美,在對人物內心的刻畫上,她體現得很貼切,很細膩。在和情郎唐子山暢談時,她幾許羞澀,幾許不舍,她情誼纏綿地送“三生石”,還唱了悠揚婉轉的“送郎歌”。她既沉浸于這融融月色帶給她的甜蜜,又擔心唐子山一去不回。那時的蓮花,充滿了皖南女子柔婉的氣韻。渡邊攜日軍來到唐村憩息,要聽送郎歌,全村的人擔心蓮花遇到危險,拼命設法保護蓮花。渡邊一怒之下砍傷了族長,蓮花挺身而出。在渡邊面前,蓮花再無那番柔情蜜意,她對渡邊不但無愛,而且有深深的恨,她絕不唱“送郎歌”。被渡邊關押的蓮花,心緒是十分復雜的。每到獨處時,她都靜靜地思戀著夢中情人——山哥哥。每到那時,王琴優美的唱腔都蘊含著蓮花這個普通皖南女子的柔美、多情。越是思戀,蓮花這份對日本人的憎恨就越加濃烈。蓮花對小姑嵐兒言明心跡,嵐兒理解了,并為之赴死,蓮花悲痛欲絕。此時的渡邊開出了越來越陰狠的條件。這使蓮花一次次糾結,但是最終還是堅定了自己的信念。她對渡邊和他的翻譯許戈平是毫不容情的。親人的死讓她增添了內心的憎恨。每到怒斥之時,王琴的唱腔細膩而高亢,這樣的唱悲憤而酣暢淋漓,聽起來既容易被感染,又很舒服。在兩次演唱“送郎歌”時,盡管是同一個內容,而王琴的演唱方式卻發生了變化。在為唐子山演唱時,她情意綿綿,而當獲悉唐子山犧牲的噩耗后,她的演唱中夾雜了各種情緒,既有對唐子山的思戀,又有對渡邊和對日本侵略者的憤恨,國仇家恨在這樣氣勢恢宏的演唱中盡情展現,有了這樣富有穿透力的唱,難怪渡邊會奪路而逃。

    熊辰龍本次飾演唐子山。唐子山是蓮花的心上人,是蓮花一生的牽掛。蓮花一心期待唐子山能夠在抗戰勝利之日歸來,可是唐子山卻在抗戰勝利的前夕戰死。個人覺得熊辰龍的嗓音沒有完全唱開,有些黯啞,但是他的表演還是很真切的。在和蓮花相會時,他對蓮花難舍難分,對自己的命運深感莫測。當蓮花和小姑在那盞蠟燭即將燃盡時猶豫不決,深感無助時,熊辰龍飾演的唐子山負傷而出。此時熊辰龍的嗓音狀態比先前要好些。他的唱飽含著對蓮花的負疚之情。既然上了戰場,唐子山就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。然而蓮花的這份情誼,他一旦犧牲就無法報答。這讓他很難過。應該說,在《半個月亮》中,唐子山這個人物盡管出場不多,卻一直牽動著劇情的變化。

    黃新德飾演渡邊。在這臺戲的所有演員中,黃新德是最具備分量的。這樣資歷深厚,演技精湛,成就斐然的演員前來助演,足見院團對這臺戲,和本次梅花獎評選的重視程度。

    作為我來說,兒時買了承載著黃新德、馬蘭和吳瓊三個人唱腔的一盒磁帶,那時真是百聽不厭,從此知道了黃新德這個名字,也深深記住了他渾厚、優美的唱腔。那盒磁帶不知何時找不到了,但是其中的唱段和唱腔卻留在了我的腦海中。等到市面上有了VCD影碟機,我就到書店去淘各種各樣的黃梅戲影碟,從此有幸觀看到他的很多藝術形象。在不同的年齡段,黃新德會塑造不同年齡層次的人物形象,每個形象都讓我有驚喜的感覺。他能牢牢把握人物的特征,把每個人物都演繹得貼切、自然。黃梅戲中男演員的唱我都喜歡聽,但是最青睞的還是他的唱腔。拿到說明書,看到他的名字我興奮了許久。不管他這次出演的是正面角色還是反面角色,我終于可以看到真實的他了。

    真實的黃新德,比電視上看起來瘦削很多,原來他的臉型很小,整個人顯得很清癯。

    在唱腔設置上,黃新德所飾演的渡邊,唱腔略顯復雜。既有黃梅戲的聲腔,又夾雜著日本音樂的特色。黃新德的唱輕重分明,行腔很穩。讓我略微覺得遺憾的是他的唱不多,更多的還是話劇式的念白。在對渡邊這個人物的分寸把握上,黃新德處理得很得當。他能夠逐層體現出渡邊扭曲的內心,讓渡邊這個人物顯得很豐富。首先,渡邊是一個侵略者,他潛藏著無惡不作的獸性。潛入唐村時,對族長舉刀就砍。以嵐兒要挾蓮花唱“送郎歌”時,他提出讓許戈平當著蓮花的面凌辱嵐兒。日軍敗退,喪心病狂之際他發動戰役使唐子山戰死,之后以全村百姓性命進一步威脅蓮花。不難想象,渡邊提出而未曾使用的那些“招數”,包括凌辱女子、屠殺村民,都是他曾經做過的事情。我一面聽著這些臺詞,一面回憶著觀看電影《南京!南京!》時印在腦海中的那些觸目驚心、慘不忍睹的屠殺場面,不由得恨由心生。其次,渡邊是個有情義的人。看得出他和千惠曾經很恩愛,他對千惠的思戀是深沉的。當他聽二寶說起蓮花會唱“送郎歌”,他潛藏在內心的思緒被喚起。他抓蓮花來,并不是真的想對蓮花做什么,只是想聽聽那首“送郎歌”。在日本時千惠也曾為他唱過“送郎歌”。盡管國度不同,但是同樣蘊義的歌曲會讓他得到一份心靈的慰藉。每當渡邊獨處時,他都能夠追憶起千惠。那時的渡邊柔情似水,憂思萬千。從蓮花身上,渡邊看到了中華女子的剛烈和癡情。隨著劇情的層層展開,他的內心被一次次撞擊著,震撼著。黃新德的確是個很善于塑造人物的演員,這樣一個日本大佐,被他演活了,不但情感豐富,層次分明,還能夠恰到好處地通過每個細節演繹來推進劇情。

    許戈平的飾演者董家林,聲腔細膩、渾厚、亮澤而動聽。他的唱腔使臺下時不時爆發出一陣陣掌聲,不管他飾演的是正面角色還是反面角色,這樣的嗓音無疑已經征服了觀眾。許戈平是渡邊的翻譯官。然而在這臺戲中,董家林塑造的許戈平面對蓮花和嵐兒這兩個柔弱女子,卻頻生惻隱。他拼命撕扯著自己的內心,既想搭救蓮花和嵐兒,又奈何不了大佐渡邊。嵐兒死后,在蓮花的怒斥下,他表白了自己的心跡。他曾經是中國赴日的留學生,隨著歲月的推移淡漠了愛國情懷。在蓮花的觸動下,他對以往的所作所為追悔莫及,卻又對蓮花愛莫能助。在展現許戈平這個人物的內心糾葛上,董家林的表演是很到位的。

    嵐兒是由鄭玉蘭飾演的。鄭玉蘭的嗓音甜美,扮相俏麗。她飾演的嵐兒活潑、可人、柔弱,在被渡邊抓去勸說蓮花后,她感到既無助,又恐慌。蓮花告知她“送郎歌”只給心上人唱,嵐兒想來也有道理,看到燭火即將燃盡,想到如果蓮花不唱“送郎歌”,自己的處境必定生不如死。渡邊命令許戈平當著蓮花的面凌辱嵐兒,蓮花驚慌地大喊一聲:“我唱!”,嵐兒想到蓮花這樣做會很為難,便觸柱身亡,解脫了蓮花一時的困境。這樣的通情達理很讓人心碎,那時的我居然有一絲埋怨蓮花,看到嵐兒凄惶的神色,她不該死守著“送郎歌”不放,還請求嵐兒的幫助,致使嵐兒這個年輕、稚嫩的生命斷送。

    馬丁飾演的唐二寶,憨傻,可愛,是他對蓮花的喜愛給蓮花帶來了不小的麻煩,要不是他告知渡邊蓮花會唱“送郎歌”,蓮花便不會有之后的麻煩。出于對蓮花的關心,他去打聽唐子山的下落。那時的唐子山已死,二寶取下了三生石,在歸來途中受傷。將唐子山的死訊告知蓮花后,唐二寶也過世了。可是馬丁對他的塑造還是很認真的。他塑造的唐二寶深愛著蓮花,為蓮花和唐子山的戀情獻出了生命,盡管是個小人物,他的生死依然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一心想聽“送郎歌”,可惜直到生命末端也沒有聽到。

    崔克勇飾演的族公和白紅飾演的三阿婆,兩個人一搭一檔,演繹起來很是生動。特別是渡邊來到唐村,想聽“送郎歌”時,他們拼命保全蓮花,先是說蓮花不會唱歌,唱得不好聽,之后對渡邊打馬虎眼,說他們會唱歌,便唱起了“打豬草”等調子。那段表演很精彩,既體現了兩位老人的不卑不亢,又能展示出他們對后輩的關心,和對唐村的熱愛。

    整臺戲中,不但演員們的演繹很壓臺,能夠展示出每個人物鮮明的個性特征,即使是合唱部分也很精彩。女演員們一面舞動著鳳頭,一面用細膩、清亮的嗓音高歌,那場景很宜人,也很壯闊。

    從總體上看,黃梅戲《半個月亮》把黃梅戲既有山歌小調般的明快,又婉轉豐富、富于表現力的特色傳遞給了觀眾,又體現出時下的黃梅戲不但注重唱腔的承襲,還注重舞臺氛圍的營造、題材的選取和演員對人物的刻畫,以及對人物內心的開掘。應該說,《半個月亮》的總體演出效果是非常好的。

    但是,對于劇情,我還是有一些異議。

    首先,對于蓮花和唐子山的愛情,對于劇中所反映的,唐村女子的堅貞不渝,乃至不屈的民族情懷和民族氣節,僅憑“送郎歌”這個載體,略微顯得單薄。

    其次,對于蓮花絕口不唱“送郎歌”,我覺得有些匪夷所思。的確,“送郎歌”是只唱給心上人聽的。但是信守這樣的信條也要分清場合。唱了“送郎歌”,并不表示真的變節了。特別是在嵐兒被逼來勸服蓮花時。論年齡,嵐兒比蓮花小,論身軀,嵐兒比蓮花柔弱。渡邊以一盞即將熄滅的蠟燭相逼,嵐兒又驚又怕,她那時多希望蓮花能唱出這首“送郎歌”來幫助她解脫危機啊!她哀求蓮花唱送郎歌,那時她的目光和神情一定很凄惶。可是蓮花居然對此毫無察覺,淡淡地說,我們皖南姑娘的送郎歌,是只對心上人唱的。之后居然還期待已經身逢絕地的嵐兒來幫助她。看到這里我心里五味雜陳。“至于嗎,求求你,唱吧!”我心里這樣默念著。

    如果是我來設置這部分劇情,我寧肯讓蓮花和嵐兒來商量對策,蓮花以放出嵐兒就唱“送郎歌”來要求渡邊,待到嵐兒離去后,蓮花藉著這個機會對渡邊邊唱邊罵。還記得《桃花扇》中的李香君嗎?她就是藉著唱小曲的機會來痛斥阮大鋮的。

    用“送郎歌”寄托情思是件很美好的事情。藉著不唱“送郎歌”來守節也不難理解,但是,不惜小姑嵐兒,甚至不惜全村父老的性命,緘口不唱“送郎歌”,這樣的情節安排我就看不懂了。既然對日本人殺戮中國人的行為不齒,就該更加愛惜自己的同胞。大敵當前,即使真的唱了這首“送郎歌”,遠方殺敵的山哥哥倘若通情達理,也會理解的。要不是山哥哥人已死,恐怕這首“送郎歌”就要伴隨著全村父老的性命,成為曠世絕響了吧~

    總之,黃梅戲《半個月亮》有一定的內涵和時代寓意,歌頌了皖南民間男女的深摯愛情,歌頌了浩然壯闊的民族氣節,從立意上,從舞臺效果上,從演員們的演繹上來看,這臺戲都有很多可圈可點之處。

    這臺戲中,本次梅花獎評選的參賽選手——王琴,自身條件和素質很好,唱、做、扮相俱佳,嗓音甜美,富有張力,游刃有余。在飾演人物上,她能夠準確把握人物內質,對人物的刻畫細膩而層次豐富。期待能夠看到她更多的演出,也期待黃梅戲能夠以梅花獎評選為切口,多來杭州。

    黃梅戲半個月亮 

    加微信號:xijucn-com (或掃描二維碼)為好友,好禮送不停!免費送戲票,紀念品,戲曲MP3播放器,戲曲動漫卡通玩偶,戲曲T恤,戲曲鼠標墊,手機殼等!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。


    黃梅戲花腔——論黃梅戲花腔小戲的音樂特點
    黃梅戲花腔——論黃
    人間有情義之記東莞市梨園戲劇社首演黃梅戲《女駙馬》臺前幕后
    人間有情義之記東莞
    2016深圳市民辦專業藝術表演團體優秀劇目展演預告——大型黃梅戲《孟麗君》
    2016深圳市民辦專業
    黃梅戲《傳燈》尋思“活在當下”的禪宗智慧
    黃梅戲《傳燈》尋思
    “雪花臉譜•戲如人生”黃梅戲演出新聞發布會暨雪花臉譜品鑒會圓滿完成
    “雪花臉譜•

   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↓ 打印本頁 討論本文 黃梅戲mp3下載 返回列表  
    *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[所有評論]
    評論內容:(不能超過250字,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。

    最新評論:




    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